多动症的治疗 不必谈药色变

  多动症,全称是注意缺陷多动障碍(),是儿童期最常见慢性疾病之一,对多动症的治疗有药物治疗和非药物治疗。药物治疗主要有精神兴奋剂、选择性去甲肾上腺素()再摄取抑制剂如阿托西汀、匹莫林、三环类抗抑郁剂、可乐定等。精神兴奋剂是传统治疗的最有效的药物,如哌醋甲酯、苯丙胺,其中最常用的哌醋甲酯类药有短效、中效和缓释剂型。短效剂型如我们常用的利他林,缓释剂型如专注达。它们的区别是作用时间不同。短效剂型持续时间为-小时,要控制全天的症状要一天服药―次;而缓释剂型持续时间为-小时,一天只需用药一次。对于药物,家长们最关心的当然是它的副作用。兴奋剂禁忌症极少。副作用多在治疗早期出现,且往往是轻微、短暂的。最常见的副作用有:食欲下降、胃痛头痛、失眠、神经过敏或社交退缩;兴奋剂治疗时大约-%的儿童会出现运动性抽动,多数呈一过性;对药物敏感的儿童可能会出现表现迟钝或极度受限,但在降低剂量的时候多数能恢复正常。对于兴奋剂引起食欲降低和体重减轻,并由此引起生长延迟的问题,有一个直到成年期的前瞻性追踪研究发现:体重增长没有明显受损;兴奋剂使用的研究也发现药物只轻微或不降低预测身高,治疗早期的生长抑制在后期会得到补偿。研究还发现,有抽动症的儿童使用兴奋剂,抽动并未增加;在有癫痫症、癫痫症病史或脑电图异常的儿童,若适当给予抗惊厥药,并不会增加癫痫发生频率或严重程度。虽然有报纸报道过家长为了孩子学习成绩提高,长期给孩子服用利他林,以致成瘾,但临床上对利他林成瘾的研究报道极少,一方面因为国内的药物使用大部分还是有假期休息,即节假日和寒暑假停药,以减少药物的长期作用对孩子的影响,另一方面,每个医生在使用药物的时候,都会从低剂量开始,逐渐调整,选择最佳疗效而副作用最小的剂量,并定期对孩子进行评估,结合非药物治疗,因而成瘾的个案极少。
  既然药物有可能出现副作用,那么在多动症的治疗中,是否非用药物不可,什么时候用药或怎么用药才是最安全、最合适的?
  多动症的孩子,突出的表现为注意缺陷、冲动、多动,由此而引起多方面的与儿童在家庭、学校或社会表现相关的功能障碍,如:学习困难、社会交往障碍、撒谎、对抗、淡漠及反社会的行为等。我们对儿童治疗的目标应该是最大程度改善患儿功能,包括:改善在家庭、学校的人际关系;减少破坏性行为;提高学习成绩;增加自我照顾或家庭作业的独立性;改善自尊;提高生活安全性等。现在很多家长只注重到学习成绩和破坏性的改善,但人际关系、自尊等社会功能的改善也是同样重要的。因此对于学龄期的患儿,有合并学习、社会等功能障碍的,我们建议使用药物治疗,让孩子在短时间内恢复正常的学习与社会功能,并能积极配合行为治疗和注意力提高的训练,避免其它不良行为的出现。对于学龄前患儿或没有合并学习、社会功能障碍的儿童,可以用非药物治疗的手段。对于药物的治疗,我们还是主张有假期休息,即寒暑假停药,假期以非药物治疗为主。在服药期间,一般是早上服药,对于使用短效剂型的儿童,需要在中午和或下午补加-次药,这主要是根据孩子的症状和服药后症状控制的情况而定。家长应在医生的指导下给孩子服药,按时、安量,每隔个月定期复查血压、心率、血细胞计数、肝肾功能,每隔个月测一次身高、体重,以便及时发现药物的副作用,及时调整和处理。有些家长因为担心药物的副作用,自行调整用药,最常见的是只有在考试时或老师投诉严重时,才让孩子吃几天药,然后又自行停药。这样的不规则服药,好像也能控制孩子的症状,学习成绩也能保持,但由于社会功能的恢复和改善是一个长期的积累过程,不规则的服药对孩子的整个功能的改善、并发症的预防起不到任何的作用,因而也达不到治疗的正真目标。岁的君君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例子。年前君君被诊断为混合型,医生建议用药物治疗。服药一段时间后,君君的行为有了很大的改善,学习成绩有了明显进步。这时,君君妈听别人说用了药物,会令孩子反应迟钝,变得傻乎乎的,于是就自行停了药。但停药后几天,老师又投诉了,而且君君做作业又不自觉了。没办法,妈妈只好又让君君继续服药,但又怕君君真的会变得傻傻的,于是就想出了一个“聪明”的办法:在考试前几天或老师投诉严重时,才让君君吃药。这次,当君君妈妈再把君君带来时,反映的不再是多动症的情况,而是君君现在变得暴躁、易发脾气,有撒谎、对抗、拒绝学习、不愿上学甚至逃课的情况。在详细询问下才知道,由于不规则服药,君君的学习成绩虽然能保持中等,但社会功能却越来越糟,现在不仅老师对他有意见,同学不愿和他交往,连同学的家长也知道他的大名,都交代自己的孩子不要和他玩。在学校中,他成了完全被孤立的一个人,导致了他的情绪变化、对学习和学校的抗拒。
  临床研究表明,药物治疗起效快、效果明显,能给非药物治疗建立一个良好的平台,是多动症治疗的常规方法之一,而精神兴奋剂是的一线用药。在医生的指导下用药,定期进行复诊和评估,会使药物的副作用降到最低。因此,对于多动症儿童的治疗,家长们不必再谈药色变。
  (责任编辑:杜丽华)